他竟然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己传送过来的节点足足

作者: admin 分类: 天下汇娱乐彩票登录 发布时间: 2018-05-26 21:44
  别人的好意咱们不能不接着,对吧。
 
    顾铮就十分真心诚意的道了谢,施施然的就跟在付生的身后,说是熟悉工作,实际上一拐到红门村的内部,就开始分道扬镳了起来。
 
    一个是找上一个环境优雅的小茶馆,看看报纸喝口茶,混过这越来越热的上午,而另外一个则打着长跑特训的借口,直接就转回了自己的家门里边了。
 
    这现实中的几件大事,都基本落实了,闲的无聊,做任务挣命去了。
 
    等到他给自己多捞点小命,回来就看看美院在教育学院的招生简章,要是时间安排的果真如那个老教授所说的那般的松快,那他就改个志愿,报个美院也无不可。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随手就推开了书房的小门,在与笑忘书默默的对视两三秒之后,对方就如同认命了一般的翻开了它的第六页的书页。
 
    一副新的篇章,就这样摆在了顾铮的面前。
 
    待到他的鲜血洒在了书页之上的时候,同样的金光大盛就将他送到了象征着新世界的第六章书页之中。
 
    自以为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认为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无论看到了什么都不会再慌张的顾铮,将自己的眼皮子再次的翻开的时候,就发现了一条只有半只宽的小鱼吐着泡泡的就从他的睫毛前擦了过去。
 
    我来个大草!
 
    自己这是被沉塘了?
 
    努力控制着表情的顾铮,下意识的就将口中的气给憋的更足了起来,只是他那滴溜溜转的眼珠子就再也没有闲下来,开始四处打量着他所处的这个水域的环境。
 
    往下瞧是有些乌黑暗沉的水底,底层的细沙因为光线不足的原因,显得阴沉沉的,仿佛是一只拥有着无底洞胃口的怪兽的大嘴,在等待着自投罗网的人员出现。
 
    几根随着海流摇曳着的海带,就好像怪物弯弯曲曲的毛发,一旦被它们缠住,肯定就会长眠于此不见天日。
 
    至于这里的环境,憋着气的顾铮下意识的就将舌尖给稍微的探了出来,然后就在尝到了水的味道的时候,就赶紧缩了回去。
 
    果不出所料,这水是咸的,再根据这里丰富的水生动物,以及湍急的水流来判断,顾铮现在应该正潜在海底。
 
    那就不是被沉塘了,还好。
 
    至于会不会是送给龙王的祭品?
 
    顾铮又将贴在身子两侧的胳膊给划了起来,顺着这个委托人的胸脯就开始往下摸了下去。
 
    根据骨龄的推测,这个娃子虽是个半大的孩子,但是也绝对是超过了童男童女的行列了。
 
    而且自己,顾铮像是想确认什么一般,就摸了摸底下的小鸟,自己这具身体没有穿任何的衣服,应该是有预谋的自己潜下海的。
 
    如果是供奉海龙王的祭品,这个娃应该是收拾整齐,唯恐龙王爷迁怒才是。
 
    不过,为啥自己的鸟这么点儿,而且它上边还没长毛呢?
 
    为了解释自己的疑惑,也为了自己在海中别被憋死,顾铮义无反顾的就一蹬腿,一划手,顺着水流的反作用力就朝着海面浮了上去。
 
    先上去把这个委托人的记忆给接受了,再说旁的。
 
    打定了主意的顾铮这一动作,就发现这个委托人的特别之处了。
 
    这具身体就像是接到了什么指令一般,如同一条灵活无比的游鱼,三两下的就划开了波浪,随着身体的摆动,像觅食的海豚一般,一跃就冲出了水面。
 
    随着水花的四溅,仰面朝天的顾铮就呼吸到了新鲜空气。
 
    这里的云很白,衬托着天也跟着高了起来,这是顾铮对这个世界的第一眼的印象,而就是这一眼,他就深深的爱上了这里。
 
    一望无垠的大海,因为天空的照应而同样碧蓝无边的水面,白色的海鸥与云朵,一上一下映衬的相得益彰。
 
    微风吹拂过来的空气中,带着淡淡的海洋的味道,让从小就在内陆长大的顾铮,心中喜欢的紧。
 
    不过,美景有的是工夫欣赏,在海面上漂浮着的顾铮,四周一打量,还好,自己潜水的地方,距离岸边也并不算遥远。
 
    找到了正确方位的顾铮,就开始朝着海岸边奋力的游去,望山跑死马这句话,现如今真的体现在了他的身上。
 
    看着好像不远的海岸,任他拼命的游,就是抵达不到目的地。
 
    那个累啊,比他拉一天的黄包车还抽抽。
 
    等到他的脚丫子终于踩到了岸边还有些粗粝的沙滩的时候,顾铮竟是不管不顾的一屁股就坐在了上边,借着力气,往后一仰,行成一个太字,倒在了沙子之上,就再也不起来了。
 
    不管了,接收记忆,顺便休息一下。
 
    而这一躺,就是足足的半刻种,当顾铮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觉得诧异极了。
 
    这位委托人没毛病吧?
 
    如果有重生一次的机会,他的这个心愿自己来完成也是可以的吧?
 
    还用的着用寿命抵偿这么大的代价来交换?
 
    而且,为了能让自己成功,他竟然是不管不顾的直接将自己传送过来的节点足足的提前了有六年。
 
    六年啊,为了这么一个报酬不知道为几何的任务,自己就要在这个地方待这么长时间,顾铮就觉得这次是亏大发了。
 
    还好这次的任务简单,不就是想要娶到他那个所谓的小青梅吗?
 
    这个所谓,也是顾铮看取记忆的时候刚发现的。
 
    这委托人认为邻家的姑娘是他的青梅,可是在顾铮所观摩到的记忆中,邻家姑娘可不认为他是竹马,而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喜欢她的痴汉罢了。
 
    这委托人自从去年父母双亡了之后,就受到这个渔村中的其他好心人的帮衬,集体出船的时候,也愿意带上他一个。
 
    村里分利的时候,看他可怜也不克扣他的那一份,没事的时候各家各户的还帮衬上一把,竟也让这个半大的小子没有受多大的苦累,平平安安的长大了。
 
    在生活上,委托人是没有半分的要求的,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
 
    但是与生活中的平顺相比起来,他的感情,就波澜壮阔了许多,而最终也是因为他的执着而将自己的小命给丢掉的。
 
    这事还要从委托人十六岁起说起,那时候的小青梅家里突然就糟了难了,小青梅的爹爹在出海捞珠的过程中,被突然而至的暴风雨给撞断了大腿骨,自此就半死不活的将养在了家里。
 
    而小青梅的哥哥,家里从小就对他报以希望,一个渔民的家庭,竟然咬牙把家中未来的壮劳力给送去了内陆村里的学堂,希冀他能考出个功名,出人头地,一改家中靠海吃饭的现状。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供一个孩子自小读书成才需要多大的财力,一个村落中的学堂,小青梅的哥哥又不是穿越的,又怎么可能考出个名堂。
 
    这下可好,他们的家中是既没有了未来的收入来源,还要供养着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废物一个。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

标签云